怪谈800字的观影报告

来源:互联网作者:隔壁小王730关注

下了部名叫《怪谈》的。颇长,有3小时左右。又颇老,是1964年的,推算下当时自己爹娘都未必上小学,感觉便有些微妙。但拍得确实不错。看了一会儿搜了相关资料,原来还得过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提名。哗。一共有四个故事—这点有些像世界奇妙物语,但情节展开得慢许多,给人很多遐想空间,又不似世界奇妙物语,急吼吼地展开情节,显得出人意料得刻意。一、第一个故事是《黑发》京都。破败的宅邸,野草丛生。武士与他的妻子道别,去谋取前程。被粗暴推开的柔弱女人,抬头的时候,男人已不见踪影。男人与名门之女成婚,以精湛的武艺受到赏识,获得了职役,穿上了华服,却对妻子越来越淡漠。妻子怨恨他,说:你还惦记着以前的事吧?...当然。早在他刚刚再婚,陪妻子买布的时候,就不断地想起从前的女人。在想象中穿过腐朽的长廊,走进内室,看到正在织布的女人;在想象中穿过后院晾晒的轻纱,见到溪边浣纱的女人。即使在向上面的人展示武技的时候,织布的哒哒声也一直在他耳边,在他心上。终于他任期满,回到京都。不管夜深露重,直接冲进昔日的家。野草似乎更深了,几乎要有一人高。绕过长廊—呀,富贵太久了,竟然忘了,许多木板已经朽坏了,人一踩上去,轰然就塌了。屡次踩塌地板,不改急切,终于来到内室,看到昔年的人儿,依然在灯下织布。瞬间便有泪意。向女人忏悔,痛说自己的不是,女人却说,您大老远赶来,我已经很幸福了。即使,只是短短的片刻。男人说,为什么不说一辈子?只要你愿意,至死不变,一生在一起。当夜两人尽诉离情。次日一早,男人被屋顶漏下来的阳光惊醒,环顾身边,女人似乎尚在熟睡。他揭开被子,大声惊叫,发出嗬嗬的声音。被子下面,是一具腐朽的尸骨。再一转眼,又变成了他深深爱恋的妻子的黑发。四下奔逃,逃到庭院中,却逃不脱那黑发,逃不脱被黑发所缠的命运。 看这一个故事的时候,一直在想,女子的怨恨,会在什么时候出现(之前忘了看标题是黑发)是他新婚妻子买的布匹?或是在展示武艺的时候精神错乱?男人终于回到京都,与女人相会,女人依然温柔体贴,丝毫没有怨恨之意,以至于让人疑惑起来—或许只是天亮后男人知道了女人已死的真相而已吧?可是男人并没有那么幸运。也许早在他踏入旧宅的时候就注定会有此下场。也许是因为他说的一生在一起的话。 被抛弃的女人的怨恨。霓虹很多怪谈故事似乎都是此类的。比如阴阳师中的《铁圈》之前极尽忍耐。即使对方的心不再了也拼了命地去挽回,被抛弃了也和颜悦色地对待那人。然而展示出怨恨的时候也毫不留情。 男人临死前,不知会否后悔去到了那所宅邸呢?不过,如果不去的话,女人的事,依然会一直扎根在他心里,一生难以拔除吧。 做事的时候义无反顾。做错了又总怀着一丝期望,希望可以挽回。只是,世事多变,时间无情,哪还有那许多可供挽回的机会呢? 二、雪女第二个故事是雪女。这个故事中的景色拍得很美。尤其是雪景。最初的镜头就是雪。狂风呼啸,裹着雪片,地上早已白了,山路两旁的树干也披了一层白衣。天地间只有风和雪,以及天尽头的一只眼睛。而天际的眼睛—有的时候是红唇,有的时候是晚霞—所表现的大约就是雪女的内心了。 年轻人与老人一起上山砍柴,被风雪所困,遂在无人的小屋中躲避。夜晚,年轻人骤然惊醒,却见一白衣女子立在老人面前,轻轻吹出一口白雾般的气,老人便僵硬结冰了。女子走近他,注视他,说,我不能杀你,你太年轻了,又是个美丽的少年。不过,如果你把今夜看到的事告诉别人,哪怕是你的母亲,我都会杀了你。说罢,女子起身,门自己开了,室外的风雪骤然安静许多。女子走出去,门在她身后闭合。片刻,又砰然打开,狂风卷着雪花冲了进来。年轻人回到家,大病了一场。第二年,他在砍柴回家时遇到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,就收留了她。时光流逝。他与阿雪生了三个孩子。村民们的生活贫苦而艰难,许多女人渐渐青春不再,只有阿雪容貌一如当年。夜晚,哄睡了孩子。男人编草鞋,女人缝制衣服。男人编好了,要女人来试。地板上面摆放了四双鞋,女人的,三个孩子的。大小不一。女人试了,非常合脚,欢喜地说鞋带上编了红色的绳子,非常漂亮。一家人新年有新的草鞋穿了。男人端起温暖的汤,一边喝一边笑着说,无法给你买漂亮的衣服,至少也要给你编双漂亮的草鞋。有了新鞋和新衣。孩子们就能过个好年了。女人低头,又开始认真地缝衣服。男人望着女人的脸,忽然想起了多年前的事。不知不觉地,就讲了出来。女人侧身对着他,低低地说,那不是梦。那个人,就是我。 与剧透里不一样的是,雪女顾念孩子,并没有杀掉丈夫,只是变回了原貌,孤独地向深山跑去。 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。但却被刻画得非常细腻。在丈夫提起多年前的事时,雪女便僵硬了,问了一句:那晚的事?心内是希望对方不要提起的吧。即使已经知道希望渺茫,可还是艰难地开口,仿若将要聆听审判。 可对方还是说了。也许是心境太过放松,也许是不想对最亲近的人有所隐瞒。说到雪女的美丽。说到雪女的恐怖。听到对方这么说,心内会是什么感觉呢?被背叛。幸福轰然破灭。就在眨眼间。 因为是雪,纯净无垢的雪,所以才会如此决绝吧。最后看到的,是男子痛悔的脸。还有那大小不一,编织得异常用心的几只草鞋。女人的鞋带缠的是大红带子,孩子们的是蓝色带子。一直在想,那雪地中的草鞋,会否骤然不见,被雪女取去呢?风却一直呼啸着,裹了纷乱的雪片,渐渐地,将鞋子埋葬。 这个故事,有些悲伤呢。不似中国的神话或者妖怪故事中,嫁了人的,无论是织女还是田螺姑娘,都可以带给丈夫宽裕的生活。雪女和男子的生活清苦,住着脆弱的茅屋,连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,却也无比幸福温暖。然而只因一时的不慎,说出了不能说的话,所以一切瞬间崩塌,再也不能挽回。 可以理解那种不能被背叛的心情,却惋惜这样的结局。如果不那么决绝的话...可是,又该怎么处理背叛的问题呢?也许,最好的办法,是在将要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前,就遏止掉吧。 就像影片中,男子将要开口的时候,转移开话题,要他不再谈起。虽然有自欺之嫌,却总胜过无可挽回,家庭破碎吧。

相关电影介绍:

怪谈

本片分为四个故事:《黑发》居住在京都的武士(三國連太郎 饰)厌倦了贫苦的生活,他抛弃妻子(新珠三千代 饰),与一个贵族小姐(渡辺美佐子 饰)结婚。然而现任妻子的冷酷让武士怀念起前妻的温柔贤淑,他再次与前妻相遇,结果却出人意料;《雪女》狂风暴雪的一日,青年(仲代達矢 饰)在山上邂逅美丽的雪女(岸恵子 饰)。雪女爱慕青年,饶他不死,但青年不得将这次相遇告知外人;《无耳芳一的故事》盲僧芳一(中村賀津雄 饰)的琵琶弹唱连鬼魂也分外欣赏,但经常与鬼接触势必折损阳寿,寺中的长老决定拯救芳一;《茶杯中》武士关内(中村翫右衛門 饰)喝茶时发现茶碗有一个陌生人的面孔,他打破茶碗,却引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 本片根据小泉八云同名短篇小说改编,并荣获1965年戛纳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、1966年每日电影最佳艺术指导和最佳摄影两项大奖。

评论

  • 柳下晦

    两个背信者,一个艺匠,一个噬魂者。慢慢的拍,细细的看。

  • Moondance

    吓尿,据说是个洋人写的小说改的。低配版日本聊斋志异……

  • YiQiao

    存在于整体结构中的巧妙 发挥文本多义性 创造现实与虚构之间的链接//像说书人 信手拈来一段志怪故事 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讲了三小时//专属日本民族的美学理念或是传统伦理观念 看起来亲近又陌生//气氛营造绝佳 灯光布景配乐音效包括镜头和剪辑都气质全然统一 神秘绮丽 一股浓郁的和式风味化都化不开//我们文学上习惯的托物言志应该也影响到了日本文学的创作 同样的意蕴丰富且可解 归根结底 人是艺术的根本与主体

  • 丧钟为谁而鸣

    大师级恐怖片,除去运镜方式与部分略显陈旧的手法之外,很难相信这是1964年的电影。布景与配乐尤其出彩,小林正树的构图与创新在当时都是绝无仅有的。最难能可贵的是,这是一部真正做到“诡异”的恐怖片,这一向是西方恐怖片的软肋。纯正的东方怪谈,值得我国业内人士效法。(不是)

  • PETRICHOR

    美学教育,小泉八云看到了也会觉得很厉害吧。绮丽(中日双语)

  • 迷路麋鹿

    日本版的聊斋志异,神秘、唯美、绚丽。

  • 嘉措

    88/100 雪女>黑发>无耳芳一的故事>茶杯中

  • someone

    3.5喜欢第三个故事后半部分和第四个故事

  • 归泊

    恐怖是真的恐怖,不过完全是我的style,尽管剧情可能一般,不过真的好有美感啊,尤其是第三个故事,尽管有点血腥,毕竟那个年代的怪谈,有点老套不过是经典,每一帧都拍的很艺术呀,不得不说小林正树真的很会拍啊!

  • 不死的左德

    撇去音乐和特效不说,这摄像真绝了。郁哥给我说剪片容易,调色难,这也太强了。 我决定再刷一遍切腹。小林正树的风格也很喜欢👹。

  • 明月

    凄艳,诡谲,停不下我截图的手,其实说这是恐怖题材,我倒觉得没什么恐怖的,相反特别诡异的美,更像一场大型话剧

  • Echo

    一点都不恐怖呀,比不上东京物语。

  • 敏敏

    想要成为人类,代价就是失去灵魂。 故事简单却深刻。那一头黑发,那双草鞋,耳聋眼瞎的传唱,亲手斩杀的影子。

  • 汤姆·赫兰德

    喜欢《黑发》和《雪女》,倘若没有《无耳芳一》,我可以给五星。

  • Kira

    整体观感跟库布里克的太空漫游类似,在当时有限的条件下,巧妙利用空间,构图,颜色搭载出一幅幅诡异的画面。

  • 阿西

    布景绝美,再加上音乐和故事,冷清诡谲 怪异奇幻 是这些故事应该有的感觉 雪女和鹤的故事异曲同工,不信守承诺的结果,邪果然是借鉴了无耳芳一。

点击展开>>

本周十佳

热门推荐